13530XX3099
西宁律师6
婚姻家庭
135-1052-4270
诚邀一位西宁律师入驻使用本站
有意向的律师请加微信号:15768875484

论我国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完善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1-13 17:07:25

  内容摘要:

  婚姻家庭关系是社会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是一个社会的最小构成单位,古语云“家和万事兴”,家治则国安。婚姻家庭生活的稳定甚至会对整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产生重大的影响。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侵害婚姻关系稳定性的行为却时刻发生,导致了婚姻的不稳定与破裂。为了减少这种不良社会风气,就要求我们在立法中予以完善,通过加大对过错方导致的离婚行为的惩罚和约束,提高对无过方的保障力度,以维护婚姻关系与社会关系的稳定。新的《婚姻法》于2001年得以修改,就婚姻家庭生活中的一系列问题进行研究,并借鉴了其他国家的相关法律,确立了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弥补了离婚损害赔偿这一内容在婚姻法当中的空缺。不仅为婚姻关系中无过错方提供了相关法律保障,也为整治社会不良道德风气提供了一定的法律依据。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生活的发展,在现实的法律实践当中,现有的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已不足以因应。在适用条件、请求权主体、赔偿义务主体、举证责任以及赔偿范围等方面都存在些许不足,亟须进一步的完善。

  关键词:离婚损害赔偿;制度;不足;完善

  一、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概述

  (一)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内容

  离婚损害赔偿制度,是指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因配偶一方的重大过错致使婚姻关系破裂,离婚时过错方应对无过错一方的财产和精神损失予以赔偿的法律制度。

  2001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6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我国是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国家,任何人都不得违反此原则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结为夫妻,否则就构成了重婚。任何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的行为,都为法律所禁止,都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为此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

  由于刑法明确规定了重婚罪以及相应的法律后果,因此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并没有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结为夫妻,而是在婚外有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以后,双方不去登记结婚,继续保持与原配偶的夫妻关系,并与婚外异性保持同居的行为。

  实施家庭暴力的,在家庭生活中,出现家庭暴力的情况屡见不鲜,家庭暴力是家庭内部成员侵犯其他家庭成员人身权利的暴力行为,我们这里所研究的家庭暴力,主要指的是发生在夫妻间的暴力行为。家庭暴力,尤其是一些持续性、经常性的暴力行为,以其特有的性质,在现实生活中容易有特殊的隐蔽性,不易被揭发和检举,容易发生极其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对婚姻一方的肉体或者精神造成损害。

  婚姻法所谓的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行为,与遗产法中的规定相类似。虐待,既有积极的方式,又有消极的方式,积极的方式如故意打骂、故意伤害等行为;消极的方式如不予衣食、任其生病冻饿等行为。“遗弃,在现实生活中都表现为消极的方式,即负有赡养、扶养和抚养义务的的家庭成员,拒不履行应当履行的义务的行为”。 [2]

  二、我国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完善的必要性

  现实生活当中,相当多婚姻生活不幸的人,即使饱受婚姻关系的折磨与煎熬也不愿选择离婚,尽管他们已经身心俱疲,双方毫无任何感情而言,可仍然选择继续忍受,其中以女性居多,占绝大部分。原因就是很多人在婚后没有工作,靠对方经济生活,一旦离婚必然失去经济来源,因此即使发现或感受到对方婚姻生活中的侵害行为,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以免使生活陷于艰难的困境。也正是因为如此,婚姻自由的原则得不到有效的保证。无过错方选择默默忍受,于此婚姻自由的权利实质上并没有得到有效保障。尤其对于经济实力雄厚的当事人来说,一旦其对感情生活缺乏忠诚度,又采取了经济的“腾挪大法”,当其面对离婚时往往有恃无恐。离婚损害赔偿制度作为一种离婚救济制度,作为保护婚姻受害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护线,它的存在和完善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不仅给予了受害方一定的物质补偿,而且对于维护婚姻家庭生活的稳定,拥护法律的正义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三、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不足及其完善

  2001年修正后的《婚姻法》第一次以立法的形式正式确立了离婚损害赔偿制度,该制度的建立有利于弥补婚姻法在此方面的空缺,对于惩罚婚姻关系当中的过错方行为,保障无过错方的合法权益,预防和警示婚内侵权行为,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与法律效果。但是与许多国外立法例相比,例如瑞士、德国、日本等,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仍然存在诸多不足之处,需要立法进一步的完善。

  (一)离婚损害赔偿中的义务主体之不足

  在许多离婚案件当中,都或多或少的牵涉到第三方问题,如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这两种情形。部分第三者明知道对方为已婚人士,但仍然去涉足,妄图进入对方的婚姻生活,进而破坏对方的婚姻关系。但是在婚姻法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相关内容中,规定责任承担主体是处在婚姻关系内的过错方,但对于明知对方有婚姻关系仍然干涉破坏的第三方的赔偿责任没有明确的规定,这一点是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在承担责任义务主体设定上的空缺。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由于第三者插足进而导致家庭婚姻关系破裂的案例比比皆是,这种严重损害他人合法权益,违背社会道德标准的行为,如果不以立法的形式给予相关责任人一定的惩戒,势必会助长这种社会不良风气的势头,也难以发挥出法律的价值规范与引导规范作用。第三人明明知道他人存在着合法的婚姻关系,却仍然插足他人婚姻并予以破坏的情况,仅仅追究过错方的责任而放任第三人,缺乏对第三人的惩罚与规制,这样的规定从法理上来说是有失公正的。

  在日本,美国,法国,瑞士等国家的相关立法例中,都规定了不仅过错方需要对婚姻关系的破裂承担相关责任,而且作为婚姻关系的侵略者和破坏者的第三方,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扩大赔偿义务主体范围,增加对有过错第三方的追偿,将有过错的第三方与婚姻关系中的过错方均作为损害赔偿的义务主体,若第三方系因受到欺骗等原因而自始至终不知道他人存在婚姻关系的,则无需承当相应责任,但如果在交往过程中知道了对方有配偶后仍与其交往,则亦要对因此造成的离婚承当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另,增加对第三者的追偿存在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当因为第三者的侵害导致婚姻关系中的无过错方受到损害,而婚姻关系双方仍愿意继续维持婚姻关系时,此时如无过错方愿意,其有权利单独对第三方提出损害赔偿。

  (二)离婚损害赔偿适用情形之不足

  1.离婚损害赔偿法定适用情形范围过窄

  《婚姻法》规定的四种导致离婚损害赔偿的侵权行为具有一定局限性。在现实生活当中,有许多行为都会使配偶一方的精神和物质受到损害,例如,一夜情,找小姐,以欺骗的手段使他方抚养非亲生子女,包二奶,一方无经济来源却对另一方钱财肆意挥霍等行为。这些不道德的行为,同样会使配偶人格、名誉、精神、物质等受到损害,这些行为也当然是严重损害婚姻关系的行为。如果不加以严格的立法规范与限制,就会使相当一部分人逃脱了法律的惩罚,无法做到对另一方配偶合法权益的有效保障,使无过错方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的救济,这与《婚姻法》的立法原则和宗旨相违背,从而使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立法意图难以得到充分有效实现。

  议鉴于以上情形,需要以立法的形式进一步去规范。但是,现实生活是纷繁复杂的,侵害婚姻关系的行为表现形式更是多种多样,很难要求立法者在立法当中一一列举,因此采用列举方式难以做到“一网打尽”。在此,建议对《婚姻法》第46条中补充一个情形,加上一个兜底式条款,即“其他导致离婚的重大过错行为”。以此将生活中可能出现的损害婚姻关系的不法行为均涵盖其中,以弥补现有立法的不足。如此,既可以充分保障无过错方的合法权益,又可以让过错方与恶意第三方得到法律的应有惩罚。

  (三) 离婚损害赔偿中受害方举证之不足

  根据举证责任分配制度和离婚损害赔偿责任为过错责任制,应当由无过错方承担举证责任,以证明在婚姻关系期间,过错方存在《婚姻法》中第46条规定的情形,并造成了损害后果。因此,只有无过错方提出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过错方存在上述行为,离婚损害赔偿才有可能得到法院的支持。但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很多侵害合法婚姻关系的行为具有极大的隐蔽性与潜藏性,由无过错方承担这一举证责任,往往具有极大的困难性。特别是在举证证明对方存在与他人同居、重婚的行为,以及婚内家暴时,因上述行为的隐蔽性与私密性特点,时常难以得到有力证据。而且,受害方采用一些秘密的手段例如偷拍偷录的方式所得到的证据由于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存在又常常不具有合法性,很多时候难以在法庭上起到有力的证明作用,从而导致不利后果。尤其是在女性是受害方时更是如此,尽管我们常说男女平等,婚姻关系平等,但在现实生活中,女性是弱势群体,也多是婚姻家庭关系中较易受到伤害的一方,女性受到婚姻损害侵权行为后,往往救济能力与救济效果较差。

  因此,建议适当从宽把握受害方为女性时的举证责任。只有这样,当面对重婚、非法同居、一夜情或其他一些不易获取证据的损害婚姻家庭关系的行为时,女性才敢于并愿意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另外,因为婚姻中,一些行为面临举证的特殊性与合法性,需要对涉及到婚姻的证据合法性从宽把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公共场所获取的证据,法院会采纳,但是如果是以非法的手段取得的证据,则需要予以排除[3]。比如过错方和第三者在公共场所公开亲密,这种情况下拍到的照片和视频资料不属于非法侵犯他人的隐私的行为,这些证据就具备了当然的合法性,在这种公共场所获得的偷拍照片、录音、录像,法院也往往将其认定为合法证据而予以采纳。但在自己家中或宾馆内用针孔,隐形摄像设备偷录的内容可能会被认为是侵犯隐私的非法证据从而排除。因此,这个时候往往会因举证问题,常常使女性受害人面临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障的问题。笔者建议,在涉及到婚姻案件证据的合法性问题上,对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标准把握应当特殊对待,如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情形,无过错方擅自闯入第三方家中,这种行为是对第三方合法权益的侵害,但如果是在宾馆或自己家中等场所,笔者认为应当另行对待。在目前,可以通过结合居委会、街坊邻居、朋友的证人证言、过错方请求原谅的忏悔书以及其他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视听资料等,来证明案件事实,从而使无过错方的合法权利得到有效救济。

  (四) 离婚损害赔偿数额之不足

  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意义在于通过对受害方给予金钱,来使受害方因为他方的损害侵权行为遭受的损失获得一定数量的金钱作为赔偿。通过赔偿既使无过错方自身的合法权利得到保障与救济,也对他方的侵权行为施以惩罚,同时产生一定警示作用,使一些妄图对婚姻不忠、不善意对待配偶或者妄图侵入他人合法婚姻关系的人在实施侵权行为前不得不慎重考虑,因为要付出经济的损失,从而会促使他们收敛约束自己的行为。离婚损害赔偿既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又包括精神损害赔偿。物质损害赔偿一般根据侵权行为人造成的实际损害进行赔偿。赔偿数额遵循的是民事领域全部赔偿原则,也就是过错方以其对受害方造成的实际损害为依据,给予全部的赔偿,其不合理性体现在一是赔偿数额带有补偿性,缺乏惩罚性,二是损失不好界定,因为一方处理的往往是夫妻中的共同财产,难以知道对方到底花了多少费用,从而使婚姻中的过错方和第三方有恃无恐,缺乏制约。精神损害赔偿在实际法律实践当中,对于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标准,法律上缺乏明确规定。在判决离婚精神损害赔偿时,为了使判决有说服力,以减少上诉,法官会衡量多方面因素,得出一个赔偿数额。因此,尽管法官有自由裁量权,但因为缺乏明确的依据,法官往往支持的精神损害赔偿数额并不高,可能最终导致当事人的权益保护大打折扣。同时,因缺乏明确的依据,很容易导致同案不同判的结果,在很多案件当中,类似情况,受害方获得的赔偿数额可能相差甚大,一方面对受害人不公正,另一面也不利于体现司法公平公正的精神。

  综上,笔者认为在具体的司法实践当中,既要结合受害方因其人格、尊严、名誉等权利受到的损害程度,及这些损害给受害人的生活、工作和学习带来的损害和影响,也要考虑婚姻过错方和恶意侵害婚姻关系第三人的过错程度、侵权手段、侵权方式、侵权后果、侵权人的获利多少、侵权人的实际经济承受能力、相关的社会影响和受诉人民法院所在地的平均收入水平等多重因素,来确定离婚损害赔偿数额的多少[4]。与此同时,建议明确规定一个数额范围,提高法官在自由裁量权时裁断依据的下限,以提高保障受害者的合法权益水准,并起到对社会人士的警示与劝慰目的。以此将损害降低到最小化,实现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对受害方精神抚慰的目的,兼顾物质和精神损害赔偿的双重目的,从而维护司法的公正与权威。

  (五) 夫妻共同财产界定之不足

  在很多情况下,婚前财产和婚内财产很难界定,容易被混淆,一方在结婚以前的个人财产如果不加以公正,在结婚以后就很难再去证明究竟是婚内财产还是婚前原有的财产。在现实情况下,有的人在离婚以前就将自己名下的财产偷偷转移,等到判决离婚分割财产时,名下无任何可分割的财产,这种欺骗和不道德的行为,是严重侵犯他人财产权的行为。

  因此,建议对夫妻共同财产的界定和分割加以完善,不仅要完善婚前财产公证制度,在认定婚前财产还是婚后财产时,要多方力量的介入,例如银行在某些情况下要提供合法的存款和转账记录,法院也需要为当事人提供必要的便利和帮助。

  综上所述,我国的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在立法层面仍然存在诸多问题需要一一解决。因此,需要通过进一步的完善立法,从而使得离婚损害赔偿制度达到其真正的意义和价值。

诚邀一位西宁律师入驻本站,有意请加微信号:15768875484。我们为律师搭建网站,关键词优化。
技术支持:律师名站网
诚邀一位律师入驻本站13530XX3099